学生校园

和姐姐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九)

加载中

和姐姐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九)

和姐姐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九)

(九)

原來姐夫的媽媽把媽媽叫到裡屋後,問了一些我們家中的情況怎樣,買賣怎
樣,孩子乖不乖等一些家中瑣事,媽媽也看出親家母的心事,其實她很想問一些
關於大家在一起群交的事情,只是她不好說出口。

於是媽媽主動地說:「妹子,你是不是想知道大家在一起玩是怎樣開始的嗎?
大家在一起的感覺是什麼樣的?是不是啊?」

姐夫的媽媽一聽媽媽這麼主動的問臉一紅低聲地說:「嫂子,咱們都是女人,
女人的心你能理解,好幾年了我們都沒有在一起做那個了。

你說,我這不是等於守活寡一樣嗎?有時候你想的心都癢癢了,他可倒好不
是他那個軟了吧唧的,就是躺在那裡呼呼的睡大覺,我還不好意思和他說,我總
覺得這是一件背人的事,實在沒辦法了我就用腿夾著一個枕頭,要不我就用手摳
一摳,按一按。慢慢的睡著就好了。

你看你比我的歲數大但你可比我顯得年輕多了,你說,這是不是和做那個有
關係呀?今天我看曉敏都比以前年輕多了,小民說這幾天你們一直在做那個了?
這是真的嗎?」

姐夫的媽媽一口氣把心裡的話都說了出來後,長長的出了口氣,緊張和不好
意思的表情沒有了,她用期望的眼神看著媽媽,想從媽媽的嘴裡得到答案。

媽媽看著親家母那緊張的表情,就想把她那緊張的心情解除掉,於是她笑呵
呵的說:「哎,妹子,我問你,你說的那個好幾年了都沒有在一起做那個了。是
做什麼呀?」

姐夫的媽媽臉紅的像一塊紅布似的,低著頭說:「哎呀,嫂子,就是做哪個
唄,男人和女人還能做什麼呀?」

「男人和女人能做什麼呀?你倒是說呀?」媽媽笑嘻嘻的繼續追問著。

「就是那個……那個……你們所說的肏……肏……性交唄!」姐夫的媽媽剛
想說出肏屄兩個字,忽然有想起了這個比較好說的字眼,於是用小得幾乎是只能
自己聽到的聲音說了出來。當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她的心裡好像放開了許多。

「哦,是這麼回事呀,這麼說你們倆有好幾年沒有肏屄了是吧?」媽媽看出
姐夫的媽媽有些放開了於是就用更加刺激的話語來刺激她。

「嗯,是的!」姐夫的媽媽回答的聲音果然大了許多。

「那你說的用手摳或者是用手按還有用腿夾枕頭是怎麼回事呀?」媽媽繼續
逼著姐夫的媽媽說出壓在心裡的慾望。

「嗯,你好壞呀,問這麼詳細幹嘛呀,你也不是不知道!"
姐夫的媽媽這回
臉沒有像剛才那樣紅了,說話的聲音也大了。

「呵呵,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我讓你說出來,要不我怎麼回答你呀?」
媽媽笑著說。

「哎呀,幹嘛呀?非逼著人家說出來,好,我說,就是咱們女人的小便,也
是屄,我摳屄,我按屄,我用枕頭壓著屄,好了吧?我都說明白了吧?你滿意了
吧?哼,就好像我不敢說出來似的!」

姐夫的媽媽一口氣都說了出來了,緊接著又是長長的吐了口氣,用手拍了拍
胸脯,得意的看著媽媽。

媽媽看到姐夫的媽媽這回終於放開了,於是笑著說:「這就對了嘛,你要是
不放開我怎麼說你都覺得不好意思,那咱們姐倆還怎麼說心裡話呀?像現在這樣
多好呀,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心裡怎麼想的就怎麼說,也不需要不好意思!」

於是媽媽就把大家怎樣在一起開始的過程詳詳細細的與姐夫的媽媽說了一遍,
當說到我把拳頭塞在屄裡時,媽媽看到姐夫的媽媽驚訝的睜大了她那細細的眼睛,
並微微張開的嘴。

媽媽又接著說:「其實咱們女人的屄是有很大的彈力的,你也生過孩子,那
孩子比起拳頭來那不大了很多?孩子都能從屄裡生出來,為什麼拳頭不能塞進去
呢?」

接下來媽媽又對姐夫的媽媽講了當手插進屄裡時她的感受她對姐夫的媽媽說
:「當手掌中部通過的時候,我感到了自己的陰道裡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充實的感
覺,就好像自己的陰道在不斷的擴張,一直擴張到了將他的整個人都包容了進來。

當看到有一個手腕在你的陰道口處時,才發現自己的陰道口竟然容納了整只
大手,此時我覺得陰道內塞得滿滿的,這時我感到我的陰道就好像要被攪動的翻
過來一樣,那種快感真是難以言表,真是舒服極了。

隨著手在屄裡的抽插,屄內的摩擦感也越來越強烈。此時我覺得陰道內的溫
度在急劇上升,一股熱流就好像熔岩一樣在我的身體裡蔓延開來,流到了我身體
的每一個角落,好像要把我全身的一切都給融化掉。

這時我感到一切都彷彿不存在了,我覺得自己好像飄在了空中,全身赤裸著
在空中漂浮著。周圍的空氣都好像變成了插在屄裡的大手,像撫摸一隻趴在懷裡
的小貓一樣撫慰著我,我就這樣彷彿在夢境中享受著興奮和快樂。」

姐夫的媽媽看著媽媽那種很是享受,很是興奮的表情,好像此時真的有一隻
拳頭正在屄裡抽插著。

此時姐夫的媽媽也被媽媽的所感染了,她好似也感覺到了有一隻拳頭正插在
自己的屄中,覺得自己全身熱得發脹,好似自己的肥屄已經被塞滿了,此時的陰
道有非常明顯的一張一弛的感覺,淫液從肥大的屄中不知不覺中流了出來,

當淫液順著大腿流下來的時候,淫液帶給大腿的絲絲涼意驚醒了正在想著那
些美妙的時刻的她,她於是慢慢的把手伸進了裙子裡隔著早已濕透了的內褲撫摸
著正在一張一弛蠕動著的肥屄。

當她睜開眼睛想看媽媽的表情時,卻看到了媽媽正在微微笑著看著她,於是
她急忙把手從裙子裡抽了出來說:「你的屄經常讓拳頭插,你讓我看看是不是都
撐大了?」說著就去掀媽媽的裙擺。

媽媽忙按住裙擺說:「怎麼會呢,還是那樣,有什麼看頭。」

姐夫的媽媽不依不饒的堅持要看,於是媽媽說:「咱們倆那就都脫了比一比
看誰的大!」

「行,都脫了,咱姐倆比一比,嘻嘻。」姐夫的媽媽笑嘻嘻地說著,此時的
她早已放開了,不好意思和臉紅早就被她拋得不知蹤影,於是媽媽和她一起脫下
了濕漉漉的小內褲,把裙子的下擺掀了起來,她們劈開雙腿蹲在床上,相互看著
對方的肥屄。

只見姐夫的媽媽的兩腿之間那高高挺起的陰阜上趴附著一撮很有規律成倒三
角形狀的淡黃色的屄毛,在那淡淡的屄毛下面是形似如剛出籠的饅頭一樣的肥屄。
那肥大粉褐色的大陰唇兩邊潔淨光滑好似被剛剛刮了似的一根毛也沒有。

因為肏屄的次數不多,整個肥大的肉屄呈粉紅褐色,因為是蹲著,兩片粉褐
色肥厚鮮美的大陰唇在兩腿之間顯得格外的肥厚。

在肥厚的大陰唇中間顯露出了一條深深的粉紅色的肉溝,從肉溝裡流出的乳
白色的淫液順著肉溝中間的兩片嫩如鮮肉粉紅色的小陰唇在不停的往下滴著,在
粉紅色的小陰唇的上方頂著一顆鮮艷紅潤的陰蒂。

媽媽看的情不自禁的伸手在姐夫的媽媽屄上摸了下,姐夫的媽媽被摸得渾身
猛地一抖,一大股淫液從屄裡流了出來,淌在了媽媽的手上。

媽媽把淌了一手淫液的手拿到鼻子底下聞了聞後,用舌頭把這些淫液都舔進
了嘴裡說:「嗯,真的很好,味道有些像酸奶。」

姐夫的媽媽看見媽媽好吃的很美就問:「嫂子,這屄水真的好吃嗎?"
說著
自己也伸手在屄上抹了一下,放到嘴邊伸出舌頭舔著,剛舔了一下就急忙吐了出
來說:「什麼呀,腥腥的,還有股酸味,一點也不好吃!」

媽媽看著她的樣子笑著說:「你還不懂,以後你就會喜歡的!」

這時姐夫的媽媽把媽媽推坐在床上說:「嫂子你躺在床上讓我好好看看你的
屄。」媽媽搖了搖頭順著她的意思躺在了床上,姐夫的媽媽輕輕分開媽媽的雙腿,
使媽媽的肥屄已經完全暴露出來,整個肥屄向上突出。

接下來媽媽很配合的把雙腿輕輕彎曲著分開,讓雙腿變成曲膝外展的姿勢,
兩腿因向兩側大大的展開,那肥嫩的大屄已經充分的暴露到了最大的限度,以至
本來就肉乎乎的大屄更加的向外鼓了出來。

只見在媽媽的那兩條雪白豐腴的大腿之間,高挺肥鼓的陰阜上覆蓋著稀疏的
但仍然是黑亮彎曲柔軟的屄毛,在那肥鼓鼓的大屄上方形成了一個倒三角型的毛
叢。

稀疏柔軟的陰毛順著那肥大肉厚粉褐色的大陰唇兩邊的邊緣一直延伸下去,
在媽媽那肥大的屁股縫的底處會合,把媽媽那深褐色又好似菊花瓣般的屁眼圍在
了中間。

媽媽的肥屄呈粉褐色,兩側的大陰唇顯得格外的肥大肉厚,粉褐色肥大而顯
得肉厚的大陰唇微微的向兩邊咧開著,從而顯露出在大陰唇裡面的粉紅色肉溝。

肉溝中間的小陰唇的邊緣比大陰唇的顏色顯得略深一些呈深紅色,它們稍有
一點長,也隨著大陰唇微微的向兩邊裂開著。把肉溝裡面寬大的陰道和尿道都誇
張的露在了外邊。

可能是肥厚的大屄有些鬆弛,陰道內粉紅色的嫩肉形成了一環一環的粉嫩肉
稜圈都層層疊疊的拚命地向外擠著,好似也要看看這南疆城府是什麼樣子似的,
從而使媽媽那肥肥的肉屄好像往外鼓了出來。

這樣一來使媽媽的大肥屄「洞」也更加顯得的突出了許多。媽媽的肥屄也就
越加的向外鼓凸出來,隨著媽媽那肥嫩的大屄向外誇張的鼓凸,粉紅色的陰道口
也慢慢地張開,有節奏地一開一合的蠕動著。從粉紅色的陰道裡面慢慢的流淌出
了亮晶晶的液體……。讓人看了很想伸手摸上一摸才過癮的感覺。

姐夫的媽媽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媽媽那凸鼓肥嫩的屄,媽媽也伸
手輕輕的解開了姐夫的媽媽的衣襟,當摘下米黃色的奶罩時,一對鬆軟有些下垂
的大奶子一下跳了出來耷拉在姐夫媽媽的胸前,猶如胸前掛著兩隻袋子一樣,只
見那肥大鬆軟的大奶子上鑲嵌著猶如大棗一般深紅色的奶頭。

媽媽用手抓起幾乎耷拉到肚皮上的大奶子用拇指和食指輕輕的捻著那深紅色
的大奶頭說:「妹子,你的這個奶子好大呀,可惜就是太軟了,這和長時間不做
愛有關呀,陰陽不調和你就得不到的滋潤,怎麼樣想不想和我們在一起快樂的「
聚聚」呀?」

姐夫的媽媽被媽媽說的話刺激的心中癢癢的,真的很不能馬上就能加入到這
樣的群交的行列歷來,好讓自己那空曠已久的肥屄得到男人們甘露的滋潤。尤其
經媽媽這麼用手一揉捏著那久未被人動過的肥大的奶子,被刺激的壓在心底的欲
望漸漸的甦醒了過來。

她激動地用顫抖著聲音悄聲的問道:「我和你們在一起玩你們能願意和我玩
嗎?再說了,這樣是不是屬於亂倫呀?這樣好嗎?我那死老頭子他能同意嗎?其
實我一聽你這麼說,我真的也很喜歡像你那樣和他們一起玩一玩,可是我總覺得
這樣好像不是太好,我有些不太敢呀!」

媽媽看到姐夫的媽媽猶豫著說出了心裡話就說道:「咳,你怕什麼呀,大家
在一起相互的玩那多好呀,你放心吧大家會喜歡你的,至於這個是不是亂倫,從
嚴格倫理道德上來講這是亂倫,但你想呀,所謂的亂倫那是好幾百年前不知道是
那個混賬定的臭規矩來約束我們的。

唐朝的楊貴妃,武則天她們還是皇帝呢,她們也不是都亂倫過嗎?有誰說她
們亂倫了?人生在世能有幾個好的時候?我們為什麼不在我們好的時候好好的享
受呢?我們能充分的享受到快樂,也不枉來到這個世上一回呀。何必為了那些條
條框框把自己整的憋憋屈屈的呢?你說呢妹子?」

「嗯,話是這麼說,可是我那老頭子他能願意嗎?要是他不願意那可就白扯
了啊!」姐夫的媽媽還是有些顧慮的說:

「呵呵,這個你還怕什麼呀?那個小貓不吃腥?他們男人呀沒一個好東西,
看見女人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他還能不同意,我看那你的老頭子也不是怎麼的
本分。

我說了也不怕你生氣,我們剛來的時候,我閨女彎腰哄孩子的時候,我看你
那老頭子就色眼咪咪的偷看著我閨女的奶子呢,要是讓他肏,那還不把他樂瘋了
啊?呵呵」

「嘻嘻,嫂子,看你說的什麼呀,那是你的閨女,讓我的老頭子肏,你願意
呀?」姐夫的媽媽被媽媽說的興奮起來了,她笑嘻嘻的一邊說著一邊用手使勁的
摳捏著媽媽那肥大的屄縫裡的嫩肉。

「咳,我有什麼不願意的呀,她都嫁給了你的兒子,你兒子要是願意,你也
不反對,我能說什麼呀?再說了這些事情有什麼呀,無非都是為了男歡女愛,只
要大家都高興就行了,你說呢?妹子?」媽媽好像也是有些無奈的說道:

她們姐倆正說的投機就被外面說要吃飯了的話音打斷了,於是她們稍微的整
理了一下就走了出來,也就出現了我看到的衣襟不整的現象。

「呵呵,真沒想到媽媽還能把拳交的過程說得這麼明白,還說出了自己的感
受,呵呵,媽,真沒看出來,你這麼厲害呀,你都能當老師了呀!」妻子曉紅嘻
嘻笑著說。

「哼,就是的,那像你就知道自己高興,高興起來就又叫又喊的。呵呵,也
不知道人家笑不笑話你!」姐姐聽見媽媽和婆婆說到了自己覺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用眼睛掃了下丈夫的表情。

看見他笑瞇瞇的聽得正投入沒什麼反應又看見曉紅眉飛色舞的樣子,於是就
接著曉紅的話說笑起曉紅來。

「本來的嘛,誰高興了不叫不喊的呀?我是什麼樣我不知道,我可知道我把
手插進有的人的屄裡時,她渾身又是抖,嘴裡又是喊的,還從屄的裡面直往外噴
湯,噴的那都是,哼,還說我呢!嘻嘻!」妻子曉紅不服氣的說著姐姐。

「呵呵,死曉紅現在是越來越膽肥了,敢說我,我掐死你!呵呵!」姐姐說
著就伸手掐曉紅的奶子,曉紅嘻嘻笑著左躲右閃的躲著姐姐掐她的手。

「那後來要走的時候,你和我表姑又說了些什麼呀?」吳姐聽的情不自禁的
把手伸在媽媽的裙子裡摸著媽媽那濕滑異常的肥屄繼續的問著。

媽媽把身子向後仰了仰,以方便吳姐能更好的揉摸著自己的肥屄說:「要走
的時候,開玩笑的和她說,讓她和老伴商量一下什麼時候來。大家好能玩一下,
把她那欠肏的屄滋潤一下,也讓我老頭子好好的嘗嘗她那肥大的奶子,呵呵!是
不是老頭子?

你表姑不好意思的打了我的屁股一下說,那就讓我的老頭子使勁的肏你的肥
屄,我說那好,那你們就找個時間快來吧!呵呵我們就這麼說的。」

大家經媽媽這麼一說都顯得異常的興奮,尤其是姐夫他顯得是更加的興奮,
於是他小聲的和姐姐說了些什麼,姐姐聽完就笑嘻嘻地說:「爸、媽你的女婿說
要放前兩天的錄像問可不可以?」

爸爸一聽馬上高興地說:「好啊,好啊,那快放吧,我們好看看你們是怎麼
玩的?」媽媽看著爸爸那興奮的樣子也笑著說:「看把你爸爸樂的,那就放吧,
不錯的故事

文章评论



首页

动作片

喜剧片

爱情片

科幻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