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偶像

美人圖第八集第一章

加载中

美人圖第八集第一章

美人圖第八集第一章

第一章
九陰絕陣

潔白的雪峰高聳入雲,巍峨巨大的冰宮矗立在雪峰頂部,佔地廣闊,每一堵冰牆都靜靜地散發著晶瑩璀璨的光芒。

冰宮內部,一座氣勢恢宏的巨大仙陣雕刻在寒冰地面上。三百美麗少女錯落有致排列在仙陣符文上面,或坐或臥,姿態誘人,個個身材纖美窈窕,充滿著青春的魅力。

冰宮中十分寒冷,她們雪白柔滑的肌膚上不禁浮起細小的疙瘩,嬌軀劇烈顫抖,但更多則是因為恐懼和絕望。

這三百美麗處女年齡從十幾歲到二十幾歲不等,目光都緊緊盯著大陣上某一處,即使被寒冰祭壇擋住視線的少女也側耳傾聽著那邊的噗哧抽插和痛楚嬌吟之聲,嚇得花容失色。

在那裡,一個外表只有十歲出頭的男孩,正抱住一位年約二十的美麗少女大肆雲雨,粗大肉棒在她的嫩穴中狂抽猛插,幹得她仰天嬌吟,痛楚至極,淚水不住從美目中奔湧出來,滑過雪頰,滴滴灑落仙陣符文上面。

她雪白纖美的玉體一絲不掛,被伊山近抱在懷中上下亂摸,堅挺柔滑的玉乳被他緊握手中,捏得到處都是鮮紅指痕。

修長健美的玉腿高高舉起,架在伊山近的肩上,讓他可以抱緊美少女玉臀,粗大肉棒在嫩穴中一下下直插到底,胯部啪啪地重撞在柔滑玉臀上,將她的雪臀都撞紅了。

嬌嫩蜜道被撕裂,隨著肉棒的抽插帶出滴滴處女落紅,灑落仙符上面,化為淡淡紅光向上衝去,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弧線,落向仙陣中心處的美麗仙子——她才是這巨大仙陣的真正目的所在。

在伊山近身下的年輕美女顫聲哭泣著,感覺他的大肉棒簡直要把自己的身體撕成兩半,讓她雪白玉體痛得不住顫抖。

但肉棒與嬌嫩蜜道肉壁劇烈摩擦除了帶來痛感,還有奇異的快感湧來,讓她的哭泣聲斷斷續續,其中夾雜著不一樣的奇妙情感。

伊山近微笑著,抱住她耐心狠幹。現在他有的是時間和精力,每一個少女他都能痛痛快快大幹上半個時辰,有時碰到特別美麗的讓他情慾勃發,他甚至會按住那美少女狠幹一、兩個時辰,直到她高潮昏厥多次,快爽死的時候才換另一個處女。

美人圖中的時間流逝速度原本就與外界有差別,再加上韓玉琳給了他一個月期限,而他在美人圖中不需要睡覺就能保持精力旺盛,以這樣的速度來幹這些美女,時間綽綽有餘。

他趴在年輕美女身上抽插很久,又爬起來將她換了另一個姿勢,從後面插入她的嫩六,腰部猛烈晃動,大肆抽插起來。

快感又從美女染血蜜道中湧起,她痛苦地悲泣著,時而發出顫聲嬌吟,嫩穴不自覺地緊夾著肉棒,感受著它在穴中摩擦的奇異感覺。

看到她已經動興,伊山近微笑著挺起肉棒,狠命一吸,將她玉體中的內力和處女元陰一齊吸進肉棒之中,耳中聽到年輕美女失聲嬌呼,痛苦之中卻夾雜了強烈的快感,顯得有幾分淫蕩。

身體下面的仙符迅速發紅,感應到靈力通過伊山近的身體傳人符文,一道更亮的紅光從符文中迸射而出,吞併了空中原來的光影,在空中劃過長長弧線,一直射向仙陣中心處的美麗女修。

那年輕美麗的仙子遙望著正在姦淫美女的小男孩,美目中火焰熾烈,貝齒緊緊咬住櫻唇,幾乎要流出血來。

伊山近感覺到她的目光,會心一笑,抱住那年輕美女大肆抽插,越干越猛烈,同時狠命吸取她的元陰和內力,幹得年輕美女嬌喘吁吁,扭動著性感嬌軀呻吟浪叫,恨不得爽死在這小小男孩的肉棒下面。

她的性慾每熾烈一分,符文光芒就變得更紅,伊山近又將她變換成不同姿勢,按在地上狂抽猛抽,雲雨交歡,激烈至極。

年輕美女仰躺在地上,雪白嬌軀扭動如蛇,淫蕩地尖叫嘶喊著,狂亂挺動玉臀迎合他的抽插,興奮得如欲飛上天去。

在無盡的狂歡之後,最強烈的高潮終於來臨,年輕美女仰天放聲嘶叫,興奮至極地抱緊比自己小上許多的小小男孩,顫抖地將雪臀拚命抵在他的胯部,感受著粗大肉棒在自己嫩穴中狂跳,滾燙精液直接射到蜜道深處的子宮中,讓她狂喜地暈了過去。

大量蜜汁匯同處子落紅從美女花徑中流淌出來,將她臀下仙符染得通紅。射向大陣中央的紅光變得熾烈鮮艷,彷彿滾燙的鐵水一般。

仙陣中心透明光球中的美麗仙女只覺強大壓力湧來,微微悶哼一聲,只覺喉間一甜,玉體因此受到傷害。

她知道伊山近此舉是要鎮壓她的力量,讓她高階修士的強大實力不能施展,最終奪取她的處女紅丸。但她此時根本無法反抗或逃脫,只能咬牙咒罵著,目光怒視伊山近的赤裸身體,凌厲如刀。

伊山近卻顧不得她的殺人目光,只管抱緊年輕美女的赤裸嬌軀,悶哼著將最後一滴精液噴射到她雪白玉體深處,在她身上顫抖了好久,才養好精神爬起來,向著另一個美少女走去。

那少女容貌清麗,和別的女孩一樣身穿勁裝,看到她師姊被伊山近好得高潮暈死,早就嚇得面白唇青,此時見伊山近一絲不掛地走過來,濕漉漉的肉棒在胯間甩來甩去,將精液和落紅一滴滴甩落地面,不由得嚇得哭泣流淚,顫聲叫道:「師姊,救我……」可是她師姊正滿是地嬌哼著,爽歪歪地躺在那裡體會高潮餘韻,哪裡還有心思去理她。

她們本都是出身江湖門派,只是師父不太有名,後來仰慕各位俠女威名加入了俠女盟,也做了許多除暴安良的大事,斬殺無數與俠女盟為敵的人。誰知道竟然會遇到這樣的慘禍,闔門覆滅,幾百名姊妹都被抓來,要讓這男孩肆意破處。

這兩天裡,她已經親眼看到幾十個相識的姊妹被這小小男孩用那粗壯可怕的肉棒干破了處女膜,插入潔白玉體,幹得她們哭泣流淚,爽暈過去,這讓她驚訝恐懼,想不通這男孩怎麼精力這麼旺盛,連幹這麼久都不需要睡覺。

伊山近走到她面前,蹲下身來摸她的玉乳。

勁裝少女雖然想要躲閃,可是身下仙陣發出強大吸力,讓她無力離開,只能含淚看著這小孩子用他的小手來摸自己乳房,感覺乳頭被他手指淫褻地捏扁,羞得幾欲死去。

伊山近在富有彈性的柔滑堅挺玉乳上肆意摸捏了一陣,伸手下去分開美腿摸她嫩穴,在絲綢勁裝上突然一撕,只聽嗤的一聲,美人玉腿中間的絲帛裂開,一小塊布掉落下來,露出烏黑卷毛、嬌嫩蜜穴。

「呀!」清麗少女尖叫起來,羞得淚水狂湧。伊山近卻撲上去,粗大肉棒筆直對準嫩穴狂插,噗嗤一聲刺破處女膜,讓噴射出來的血箭將嫩穴處的絲綢勁裝都染紅了。

粗大肉棒毫不停頓地在嫩穴中狂烈抽插,讓勁裝美少女的尖叫聲更顯淒厲,但不久之後就漸漸化為柔媚婉轉,顯然是已經被插得快感連連,忘了嫩穴傷口的疼痛了。

她趴跪在寒冰地面上,感覺著身後男孩從臀後抽插,胯部一下下地猛撞她的玉臀,讓她興奮羞慚地抽泣,顫聲道:「為、為什麼、只、有我、穿著、衣、衣服?」

「因為你比較適合穿著衣服。」伊山近給了這麼一個沒有道理的答案,就不再和她閒聊,只將她翻來覆去地狠幹,同時挺起肉棒猛吸內力元陰,讓她爽得神魂飄蕩,顫抖著嘶聲浪叫,抱緊伊山近狂幹不休,幾乎爽死過去。

最後,伊山近坐在地面上,由穿著勁裝的清麗少女坐在他懷中,哭泣著狂烈挺腰猛坐,讓粗大肉棒在緊窄嫩穴中快速抽插,最終爽到極點,尖叫著抱緊他的脖頸,享受著滾燙精液射入純潔子宮的美妙滋味,暢美地暈了過去。

寒冰地面很冷,伊山近在這空間卻一點都不怕冷,抱住她青春性感的胴體喘息許久,費力地爬起來,不辭勞苦去幹下一個美女。

他這樣不停地幹著,吸收處女元陰和內力人體,並與空間的中摳明月心相互灌輸靈力,讓丹田內的靈力不住膨脹,升至眾靈期九層最高值,已經達到了臨界點,卻一直沒有突破。

他知道低階修士到中階修士之間的界限是最難突破的,倒也不著急,只是把勁裝美少女們一個個幹過去,有的脫衣干,有的穿衣干,有的在絲綢長褲上撕條裂縫就將肉棒插進去破處,有的將美少女的衣衫撕掉一半再干,確是隨心所欲,幹得痛快淋漓。

這一幹就忘了時間,等到把東邊一區的美少女們都干遍之後,回頭看看,是有七十多名美少女倒在寒冰大陣上,有的掩面含羞悲泣,有的蜷縮在地幸福嬌吟,有的爽暈了還沒有醒過來,嫩穴中卻都流淌著大量精液,是她們此時最大的共同點。

七十多道熾烈紅光從東區仙陣符文上直射到仙陣中央處的小小圓月之上,將它的東部炙得通紅一片。

圓月中的仙子卻臉色蒼白、玉體微顫,顯然是受了很大壓力,看向他的目光更顯凌厲憤怒。

伊山近大人大量,不在意她的態度,反朝她笑了一笑,挺肉棒向她打了個招呼,邁步走向南區。

他從無數勁裝美少女的身邊走過,沐浴著她們恐懼悲憤的目光,一直走到南方祭壇上,抓住在那裡幽幽歎息的美麗才女,將濕淋淋的糧大肉棒塞到了她溫暖濕潤的櫻桃小口裡面。

肉棒上染滿了七十多個美少女的落紅,外加她義姊趙飛鳳、八劍婢等總共八十多名美女的淫汁,何琳含淚舔吮,將上面每一滴液體都默默嚥下,丁香小舌將伊山近的肉棒清理得乾乾淨淨,然後仰躺在寒冰祭壇上面,纖手抓住肉棒,引導著它插入自己的玉體之內。

伊山近和這聰明睿智的美麗俠女在祭壇上暢美交歡,粗大肉棒將她的嫩穴蜜道磨得像著了火一樣,好得她尖叫嘶喊,興奮得忘記了一切,淫蕩地扭動雪白嬌軀迎合抽插,最終爽得暈死過去,嫩穴卻仍緊緊吸吮著他的大肉棒,恨不得將每一滴精液都搾乾吸到子宮裡面。

伊山近喘息著將濕淋淋的大肉棒從俠女嫩穴中拔出來,放到她的櫻唇裡面讓她在昏迷中自動吮吸,並釋放了一泡聖水,作為她曾喂文娑霓喝聖水的報償。

何琳半昏迷中喝下他的尿液,長長的睫毛下滲出淚珠,自己也知道從前對文娑霓所做的,他現在都要百倍的施加到她身上,卻也只能默默喝下,並苦中作樂地細細品嚐,比較這和他情人聖水的滋味有何異同。

伊山近從祭壇上站起來時精神抖擻,縱身一躍,由空中落下,正騎到祭壇下方一個美貌婢女身上,毫不停留的抬起玉腿架在肩上,肉棒向著美腿中間一插,只聽裂帛聲起,夾雜著美少女的痛楚慘叫,龜頭已經插破絲綢勁裝,並將處女膜一起干破了。

伊山近一邊抱住她的溫軟嬌軀狠幹,一邊細細品嚐她嫩穴緊夾的美妙滋味,連同她扭動嬌軀掙扎尖叫的美態也都牢牢刻在腦海之中,成為他記憶的一部分。

百年前被仙女精純靈力淬煉的身體,讓他的頭腦更加靈活,記憶力超強;後來修習仙術,記憶力更是越來越好,而在這個空間之中,他的記憶力是可達到頂峰,這幾天干的美女雖然人數眾多,他卻都記得清清楚楚,絕無遺漏,也不會弄混。

「果然是軟紅三千丈,更能鍛煉人的意志和覺悟啊!」他默默讚歎,和美少女雲雨起來更是慷慨激烈,以交歡的手段來錘煉自己的道心。

這一錘煉就是許多日,伊山近連日了一百多名美少女,記憶中深刻下她們破處時的哭泣嬌吟美態,道心更加堅定,對男女性愛的精妙之處更有深刻瞭解,正符合雙修功法的心境訣要。

現在,則是讓林晴感受他進境的時刻了。

高傲美麗的俠女仰躺在寒冰祭壇上,嬌喘吁吁承受著粗大肉棒在嫩穴蜜道中的猛烈抽插,爽得清淚長流,抱緊伊山近的裸體顫聲尖叫,幾乎要興奮得暈過去。

多日不見,這一次被日的時候,卻能感覺到他的做愛能力更讓她興奮喜悅,情慾瘋狂奔湧,不克自制,只能哭泣著挺動雪白赤裸的完美玉體和他猛烈交合,自己心中羞慚至極,不明白為什麼一向高傲的自己竟然能這樣放開心胸,做出那麼多下賤的事來。

直到她高潮爽暈過去無數次,還是沒有想明白其中關鍵之處,最後玉體酥軟無力地躺在寒冰祭壇上,流淚吮吸著伊山近塞到她口中濕淋淋的肉棒,淫賤地喝下他興奮射出的精液,然後又暈了過去。

於芷瓊的情形也不比她好,跪在地上吸吮肉棒,嚥下無數屬下少女的處女落紅時就已經嬌喘顫抖,嫩穴中流出蜜汁,卻已經是飢渴無限。

現在的伊山近經歷了二百多名美麗處女的嫩穴錘煉,道心已是堅定至極,卻也大大增加了吸引女性的魅力,即使她高傲純潔,看到那根微紅的粗大肉棒也不克自制,自動將他推倒在祭壇上,用飢渴嫩穴吞下了他的大肉棒,挺動纖腰玉臀,和他興奮大幹起來。

文章评论



首页

动作片

喜剧片

爱情片

科幻片